20080529 & 0530 雯雯多倫多呆瓜基遇及演唱會紀實

本來想全部敲完才放上來的﹐ 不過由於越敲越長的緣故﹐ 還是先放一點上來﹐ 好讓有人摧我有點動力繼續下去…
~~~~

從多倫多回到溫尼泊﹐ 要直到走進自己家中坐到床上才發覺自己究竟有多累。 結
果﹐ 我用紙筆只寫了不到五分一的基遇始終沒有機會往鍵盤上敲﹐ 視頻也只壓縮
和上傳了幾個。 (我的時間)星期一﹐ 尚自有著JET LAG症狀的我回到了公司﹐ 然
後站了在自己桌前呆了三十秒鐘。 無他﹐ 只因為請了兩天假的結果是﹐ 我桌上﹐
椅子上﹐ 鍵盤上﹐ 電腦上﹐ MAILBOX內﹐ 全是文件夾。 上司經過我的桌子看
到哭喪著臉的我﹐ 跟我半開玩笑地說﹐ 這便是請假的代價﹐ 沒人叫我這麼勤力啊
!

Yeah, thanks a lot, boss…

數數看﹐ 超過四十份FILES。 天啊! 為什麼我會在公司最忙的時候斗膽請假﹖
不過﹐ 我知道﹐ 要是讓我再選一次﹐ 我還是會再跑一趟多倫多的。

開始寫這篇基遇時﹐ 我在亞比的家中。 後來初稿給我丟進了廢紙箱循環再用。
第二次再寫﹐ 我人在SCARBOROUGH TOWN CENTRE﹐ 買了杯咖啡就坐在FOODCOURT裡
面寫寫寫。 到我今天終於坐到了電腦前面開始敲﹐ 已經是6月3日(仍是我的時間
)。 到現在我終於把基遇貼上來﹐ 又過了幾乎一星期的時間。 可是﹐ 我卻至今
無法從演唱會的震撼中回復過來。

在去多倫多之前﹐ 我曾經猶疑過﹐ 自己已經在香港紅館看了四場﹐ 去多倫多再看
還能復當日的震撼嗎﹖ 但事實證明﹐ 我的顧慮是多餘的。 因為﹐ 只要有古巨
基的地方﹐ 不論是什麼時間場地﹐ 每一刻都會是MAGIC MOMENT!

好! 廢話夠多了﹐ 還是讓我從頭說起吧。

2008年5月29日 清晨4時

[i] 這個白痴 為了陪你活一次 沒智商 得個痴 [/i]

我究竟是腦袋裡那一根筋不對勁﹐ 才會跑去乘清晨六時起飛的班機﹖ 又到底是那
一條道上的超級大蠢材﹐ 才會在明知道沒有汽車代步的情況下帶著這麼一本笨重的
硬皮小說出門的﹖ (後來亞比把我那本書形容為一本bible)(真有那麼厚嗎﹖) 因
為早前一晚收拾行李到凌晨1時﹐ 所以只睡了3小時的我在半睡半醒的狀態下來到了
多倫多。

Magic Moments Toronto 2008 begins!

從Winnipeg飛抵Toronto﹐ 以至從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乘公車轉subway
TTC再轉公車到達太古廣場﹐ 這一路都是非常順利的。 多倫多我已經去過了幾次﹐
而由於每次不論是和朋友還是父母來旅行﹐ 都是由我負責找路的關係﹐ 所以主要
的subway和公車路線我都非常熟悉。 兩小時的車程﹐ 我都是在IPOD內不斷傳來的
某人的音樂中度過的。

剛剛到達時的我是渾渾噩噩的﹐ 但當公車逐漸駛近太古廣場﹐ 我的腦筋開始清醒
了。 我…是不是遺漏了什麼在家中﹖ 簽名會在城市廣場中舉行﹐ 而它就在我熟
悉的太古廣場旁邊。 可是﹐ 當巴士逐漸駛近目的地時﹐ 我的腦海中卻閃過了一
件事情 — 現在我是要去簽名會﹐ 但我好像忘了要帶東西給某人簽名。

我想﹐ 只要是熟悉我的人﹐ 大概都很少會把我跟「呆瓜」這二字扯上關係。 不
過﹐ 是次多倫多之行﹐ 我發覺自己實在是呆得到家了。 假如﹐ 當時我不是坐在
公共汽車上﹐我想我大概已經尖叫出聲﹐ 並且大扯自己的頭髮。 天啊! 不帶東
西給他簽名﹐ 那麼我去簽名會幹嗎﹖ 難道一會兒要兩手空空地跟他尷尬對望嗎﹖

想想想想想想想﹐ 還有什麼補救方法呢﹖ 太古廣場是否有什麼可以臨時買來讓他
去簽的東西﹖ 等等! 行李裡面我有一本珍藏的剪報本子﹐ 貼著過去這些年來他
的剪報。 拿這個給他簽總可以了吧﹖ 而且還有意義得很呢! 我長長地呼了口氣﹐
放下了心來﹐ 並繼續往太古廣場進發。

到了太古﹐ 我聯絡上了亞比﹐ 神交已久的我倆終於在這一個重要的日子裡第一次
見面。 在這兒﹐ 我要非常非常感謝亞比﹐ 讓我把行李寄放在她朋友的店子裡面﹐
又借我她的另一部手機﹐ 還讓我借住她家﹐ 真的非常非常多謝你!

亞比還得上班﹐ 而由於時間尚早的關係﹐ 我先去吃了點東西。 不過﹐ 由於一腦
子都想著簽名會的事情﹐ 所以實在是食不知味。 然後﹐ 我胡亂在商場來逛了一
會﹐ 可是結果什麼都沒有留心看﹐ 最後還是走了過去城市廣場去看看環境。

時間﹐ 已經是下午一時多。 本來﹐ 我只是打算看看現場佈置成什麼樣子的﹐ 不
過﹐ 我沒料到的是﹐ 簽名會還有四個多小時才開始﹐ 便已經有人在排隊了。 我
揉了揉眼睛﹐ 心想自己是去了多倫多還是回了香港﹖ 這種陣仗﹐ 我還以為只會
在香港才會見到的。 此時﹐ 亞比SMS我﹐ 要我回去太古廣場她工作的店子﹐ 她
準備了手機給我用。 於是﹐ 我走了回去。 沿途﹐ 終於有心情留意到周遭環境
的我開始感受到the power of the magic moments. 剛才一心只想著簽名會的我沒
有怎麼注意四周的店子﹐ 但我這一留意﹐ 才發覺原來兩個商場內﹐ 幾乎無論你走
到什麼地方都可以看到magic moments演唱會的海報。 身為主要贊助商的Fido貼了
一店子的海報那就不用說了﹐ 只見無論是音像店﹐ 時裝店﹐ 遊戲店﹐ 電器店﹐
foodcourt﹐ 就連雲吞麵店的門外都貼了magic moments的海報﹐ 果然magic! (雲
吞麵店跟某人有什麼關係﹖﹖﹖)

拿了手機再回到了城市廣場後﹐ 我才發覺那兒的人龍已經多了一倍﹐ 看來我也應
該上前去開始排隊了。 才踏前了一步﹐ 我才想起自己忘了要把行李內的剪報本子
拿出來! 天啊! 我買一磚豆腐回來撞好了! 怎辦怎辦怎辦﹖ 忽然靈機一動﹐
皮夾內不是還有一張某人早年的yescard嗎﹖ 那是他初出道時非常可愛的一張照片﹐
一身睡衣還拿著牙刷在刷牙。 要是他看到自己這一張照片﹐ 不知道會有什麼反
應﹖ 會不會叫我趕快收起來別讓人看到﹖ 正為自己這點子沾沾自喜時﹐ 我又想
起﹐ 由於出門的關係﹐ 我換了皮夾﹐ 只帶幾張重要證件和一張信用卡﹐ 那張yescard在
原來的皮夾內! 天啊! 這附近哪裡有豆腐店﹖

雖然手上依然沒有任何可以讓他簽名的東西﹐ 不過我還是硬著頭皮走了上前去排隊﹐
因為我還有最後一著棋子 — 歌迷會的T恤。 多倫多歌迷會的基迷們 — 我們都
自稱KUKUS — 特別為這次演唱會印制了一批設計非常精美的T恤(是限量版啊﹐ 有
多少人要訂便印多少件)。 我心想﹐ 只要不是穿在身上﹐ 那便不算是私人物件﹐
還是可以簽的。 這樣想著的我一顆心稍微定了下來﹐ 於是便拿出了小說站在人
龍中邊等邊看。 不過﹐ 才翻了幾頁紙﹐ 我又看不下去了﹐ 因為一個念頭忽然閃
過了我的腦際 — 那件T恤是黑色﹐ 某人用來簽名的筆不會剛好也是黑色的吧﹖
這黑疊黑的﹐ 豈不是什麼都看不到…

我就這樣在一如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的心情下度過了漫長的等待。 約兩點半左右﹐
一雙腿早已站得痠軟的我終於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 歌迷會我久違了的朋友們到了。
來者是ORGANIZE了是次所有活動的多倫多歌迷會會長WUSS和另一位基迷FLORA。
在這裡要衷心多謝WUSS﹐ 還有所有KUKUS們的辛苦努力﹐ 印T恤﹐ 造基牌(不是給
錢造的燈牌﹐ 而是自己一手一腳用硬卡紙剪裁畫貼的牌子)﹐ 和演唱會籌辦單位聯
繫﹐ 為一眾基迷們爭取演唱會和簽名會的票子﹐ 聯絡各地要前來觀看的基迷﹐ 還
有事前事後許多數不清的工作…各位辛苦了! WUSS她們來到後告訴我﹐ 本來她
們沒有打算這麼早來的﹐ 但剛剛有在MARKET VILLAGE看到現場情況的人撥電話告訴
她們﹐ 人龍已經開始漸長﹐ 她們聽後便連忙急急趕來了。 然後﹐ 我拿到了由我
們其中一位KUKUS自己設計的T恤。 這件T恤還有點典故﹐ 因為這也是多倫多歌迷
會以基仔名義為四川賑災籌款的一部份﹐ 扣除成本後的所有收益都會撥捐給四川災
民﹐ 所以實在是別有一番意義。

接著﹐ WUSS等人開始忙碌地跟簽名會的工作人員溝通張羅。 是次演唱會﹐ 我們
爭取到成為了鑽石贊助之一﹐ 所以我們有10個簽名籌﹐ 這些簽名籌他們給予外地
來的基迷優先﹐ 所以我很幸運地能分到一張﹐ 而他們還很大方地也留了一張給亞
比﹐ 實在非常謝謝他們!

再等了一會﹐ Wuss走過來告訴我﹐ 一會兒我不必和其他人一起排隊﹐ 而是可以上
去去專門給歌迷會拿著簽名籌的歌迷的地區排的。 她還提醒我﹐ 趕快把T恤穿在
身上﹐ 因為只要是穿著這件T恤的KUKUS﹐ 歌迷會都預先安排好了一位攝影師在簽
名時替我們在台上拍照﹐ 這是只有KUKUS們才有的待遇﹐ 但前提是我們必須把T恤
穿在身上﹐ 否則攝影師不知道該怎麼認人。

我完了…

我很乖地把T恤穿了在身上﹐ 同時心中盤算著到底還有什麼應對之策。 也許﹐ 我
該離開人龍飛奔回去太古唯一一間的正版CD店買張專輯好讓他簽名﹐ 又甚至拿出隨
身攜帶的原稿紙出來即席揮毫對著那些magic moments posters畫一張漫畫版三分之
二五官被隱去了的某人。 第二個主意其實不錯而且是可行的﹐ 但問題是我人既出
門在外﹐ 當然不會帶著寫生簿和鉛筆。 我又不是古某人﹐ 可沒有他一筆而就不
用改錯的畫功!

此時﹐ 亞比來電詢問我簽名會現場的情況﹐ 而我在環視了四週一遍後回答她﹐ 現
在大概有三十多人在排隊。 她聽到只有三十多人覺得還不算是太多人﹐ 不過我沒
有告訴她的是﹐ 現場還有一大堆還未開始排隊的人﹐ 這些人都拿著海報狀物體在
走來走去﹐ 要不然就是在FOODCOURT內吃東西﹐ 但視線都沒有怎麼離開過正在SETUP中
的簽名台。 更何況﹐ 正在忙碌的張羅中的WUSS等等也同樣未曾開始拍隊。 而我
知道﹐ 光是歌迷會的KUKUS們﹐ 就有一大半還未到﹐ 因為當天是星期四﹐ 很多人
都得在下班下課後才能趕來。 所以﹐ 到了五時多簽名會正式開始時﹐ 那場面還
是不容小覤的。 然後﹐ 我便問亞比有沒有辦法替我弄來一張海報之類的﹐ 因為
我這呆子實在沒有可以給某人簽名的東西﹐ 而亞比很大方地說可以借我一張CD﹐
簽名會完了後我買回一張給她便行了。 呼啊! 謝謝你亞比! 你成了我的救命恩
人!

剛剛和救命恩人一號掛了電話﹐ 我的救命恩人二號便已經出現了。 只見WUSS拿了
一張海報走過來遞了給我﹐ 說是特別為我留下的。 我接過了這張意義重大的magic
moments海報﹐ 一顆心登時充塞得滿滿的﹐ 然而除了一句「謝謝」之外居然什麼話
也說不出來。 我擔心的半天的簽名問題忽然之間都迎刃而解了! 謝謝Wuss!
謝謝亞比!
我SMS給亞比告訴她不必再替我張羅CD了。 心情輕鬆了不少的我要到此時才有空再
注意身後的人龍﹐ 只見人數正不住增多。 嗯﹐ 我想人們都應該開始下班了吧﹖
簽名會的現場就在foodcourt旁邊﹐ 以星期四這一個工作天來說﹐ 的確是比正常
的情況熱鬧得多。 我正在猜想到底還有多少人正在趕來的途中﹖ 再過一會﹐ Wuss和
Flora示意我從人龍中走出來﹐ 我們要到預先為有簽名籌的歌迷的地區去排隊。

雖然我一早便知道一會兒可以到前面去排隊﹐ 可是卻還是沒有想到﹐ 我居然會排
在人龍的最前面﹐ 而簽名台就在我們的面前! 我的天啊! 我要昏倒了! 各位KUKUS們
一致把我推到最前面讓我排在第一個的位置﹐ 好讓我一會兒第一個上台。 可是﹐
我…我…我怕啊! 於是﹐ 我好幾次要躲到後面去﹐ 不過最後還是沒有成功。

時間逐漸接近五時﹐ 而人龍的數字亦正在以幾何級數的速度在暴增﹐ 我早已再看
不到龍尾﹐ 並且數不清現場到底有多少人。 嘿! 大家都下班下課了! 因為要上
班而得在此時匆匆趕到的幾名KUKUS們加入了我們﹐ 不過他們還有好幾人沒有趕得
及。 大家都開始興奮地談論著某人﹐ 又說起了之前一晚他們到機場接機了﹐ 而
基仔還大讚我們的T恤漂亮呢! Kudos to T恤的設計者Katie! 辛苦了!

我們開始商量著一會兒上台該跟基仔說些什麼﹐ 到底可以如何好好利用那短暫而珍
貴的十多秒鐘時間。 也許﹐ 我們這幾名首先上台的Kukus們可以一起喊句口號什
麼的﹐ 而當天乃是其中一位Kukus的生日﹐ 我們又想是否可以讓基仔跟她親口說一
句生日快樂﹖ 我告訴了這位壽星女﹐ 05年某人來多倫多的時候﹐ 碰巧演出會的
日期正是我的農曆生日﹐ 他還在我的DVD內頁簽名裡寫上了一句”Happy b-day!”
接著﹐ 我們又商量著一會兒攝影師跟我們拍照時要稍稍彎下身子好遷就鏡頭…大家
說啊說的﹐ 一會兒中文一會兒英文﹐ 都是同樣藏不住的興奮和緊張。 那時候﹐
我們就站在簽名台的側面﹐ 對於台上面的情況可以說是一目了然。 這感覺﹐ 跟
05年擠在人群中只能遙遠眺望﹐ 攀到圍欄上都看不清楚的情形﹐ 簡直就是天淵之
別! 一會兒﹐ 基仔出來時﹐ 我們都不用再給人群擠到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我們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他…我的天啊! 我是在做夢嗎﹖

就當我尚自沉緬在這種如夢似幻的感覺中時﹐ 主持人出來跟我們說話了。 我的天
啊! 已經快五時了嗎﹖ 我開始慌張地不住SMS亞比﹐ 要她隨時準備趕過來。 主
持人有三位﹐ 但我只記得其中一位的名字﹐ 因為我認得他曾是TVB的藝員鄭敬基。
他們跟等候了好些時候的群眾們玩了些遊戲﹐ 並讓兩名做了一個很漂亮的自制
「LEO KU」紙牌的女生坐進了VIP區﹐ 之後又讓一名在現場叫得最大聲的男生和他
的姐姐進去﹐ 令到現場的氣氛非常熱烈。 我跟亞比發了一個又一個的SMS﹐ 要她
儘快趕過來﹐ 因為儘管各位可愛的KUKUS們留了一個簽名籌給她﹐ 現場的工作人員
卻要在人確定到了才肯派給她﹐ 而那名蠻兇的工作人員說﹐ 要是亞比在簽名會開
始前十五分鐘前不能趕到﹐ 她便得開始放後面的人進來。 所以﹐ 當時我實在焦
急得可以﹐ 恨不得可以立刻把亞比變過來﹐ 又怕她遲了不知道還給不給進。

接著﹐ 主持人跟我們宣佈﹐ 基仔的車子已經轉進了KENNEDY﹐ (MARKET VILLAGE在
KENNEDY和STEELES這兩條街道的交界) 所以他在幾分鐘內便會到達。 WUSS等人在
之前告訴過我﹐ 某人在簽名會之前在HILTON酒店還有一個CLOSE-DOOR記者訪問﹐
完了以後便趕來城市廣場舉行簽名會。 主持人又告訴我們﹐ 簽名會完結後﹐ 某
人和他的幾位嘉賓還得立刻趕去ROGERS CENTRE綵排。 天啊! 這人的通告也實在
排得太密了吧﹖ 而正因為某人的通告實在太過密不透風的緣故﹐ 主持人告訴我們
不得在台上流連﹐ 因為基仔很想儘量替所有人都簽完。 我望望後面那根本看不到
盡頭的人龍﹐ 心中既期待某人的到來﹐ 但又不禁替他那連喘一口氣也恐怕沒有空
的時間表而心疼。 然後﹐ 亞比終於趕來了! 之前我為亞比的簽名籌擔心了半天﹐
不過我卻忘了原來她自己也弄到了兩張簽名籌﹐ 所以現在忽然多了一張﹐ 於是我
們便讓另外一位比我還要早到的男基迷進來 — 他12時多便已經開始排隊了。 此
時﹐ 那一位很兇的女工作人員要我們把照相機全部關掉﹐ 台上不許拍照。 這一
下我們不禁都失望極了﹐ 之前我們還商量好﹐ 走來前面的一個如何在台邊停下來
替後面的一位拍照或者拍VIDEO留念呢! 現在豈不是都拍不成了嗎﹖ 最氣人的其
實還不是拍不成照片和VIDEO﹐ 不給拍就不給拍啦﹐ 為什麼這位小姐的態度要這麼
兇呢﹖ 不過也罷了﹐ 反正只要看到某人﹐ 其他的我們也就不去計較了。

萬眾期待的一刻﹕ 某人到了。

(未完待續)&

[[i] 本帖最后由 hotaru27 于 2008-6-8 11:40 编辑 [/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