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丽邂逅

[color=RoyalBlue][size=5] 华丽的邂逅
一切都缘于那一秒的相遇。
初次看到他,已经想不起是在哪个站台,只记得倦怠得有些晕,就在身子歪倒那一刻,一只实实在在的手扶了我一把。说声“感谢”应该是人之常情,可站稳后,那两个字就莫名其妙地被遗忘了。傻愣了一秒。把注意力集中在他的胸前,想当然地认为那上面会有一个让人仰慕的名牌学府校徽,虽然没有找到,却也没有怀疑自己的判断力。在与他的目光碰撞时,因一秒中的眩晕而慌忙让眼光转移,可不到半分钟又控制不住地转回来,只是这次学了乖——下意识地避开那蓝光四射的高压电区域,停留在那张精致的娃娃脸上,完全想不到礼貌。
“你不舒服吧,可否需要帮助?”那声音似冬天的太阳。暗自努力回忆: 这是那位邻居家的大男孩?再度抬头,先入眼帘的还是那两弘深邃但清澈见底的深潭,接下来是那微微翘起的嘴角,眼前幻化成皓月下的云淡风轻。 “哦,你没事就好,多多休息!”他粲然一笑,挥挥手离去。晕乎乎,半日如梦初醒,顿足后悔,为何没有答他一句?
哪一根筋不对了,为何那双毫无杂质的秋水时时在眼前晃动,挥之不去?为何那修长挺直的身影和经典的娃娃脸总会在梦中出现?为何总想起鼻尖上那个芝麻粒大的的坑凹,而且时间那么长了。还会哑然失笑?为何总是有一种期盼,一份渴望?莫非南极的冰层也会被融化?揶揄自己莫发花痴,茫茫人海,哪里去寻只是匆匆一瞥的沧海一粟?
花舞花落、天黑天亮,冬夏往返,那份期盼成了难圆的梦。
记不清那一天已经是多少个春秋以后。——霓虹闪烁的街道中,橘红光波里一个静静的微笑扑入眼中,尽管他帽檐压得低低,以至看不到那双已经深深印在方寸中的眼睛,还是毫不费力的判断出那就是他!对,他,就在那里!那一秒,铅色云烟散尽,久久颦蹙的眉梢不自觉的舒展:“不久就可以到演艺厅去寻梦。哇!”失声欢呼后是呆立数秒,然后赶快四处张望:这份失态可不能被人看到!
飘进音像店,破天荒,第一次走到个人专集柜台前。
原木边的小憩的惬意,回眸凝视的专注,童话王子般的侧影……情态万千,优雅俊美的每一面!没有试听,取下后立即付了款,向惊愕中的收银员笑笑,满足地离开。
不再有任何耽搁,急急忙忙回家。小心拆开新碟,一字儿摆在桌上,给自己沏一杯绿茶,然后逐张欣赏。封套、内页,一张一张:
精美的照片:相册式、富丽的金黄、立拍得款……
歌词装潢:飞机票、情书、手写体……
啧啧赞叹以后,自语:好一个用心的人!
把碟片放进机子,突然把遥控按了暂停:有了一秒种的迟疑:他的歌——会怎样?咬咬嘴唇,心想最多是对不起他那精致的摸样和华美的包装!
再按遥控、屏住呼吸——数秒后,拍案叫绝、情不能自已!
竹蜻蜓那绵薄柔韧的翅膀带着心儿神往:望晨曦、观夕阳,数星星、看月亮;春风无意惹起柳絮飞满天,夏天童话里萤火漫舞的夜。不期然走进里无雪的冬天,邂逅那游走蹦跳的美少年。
天使的声音的引领,住进漂流教室,听到悟空的哭泣;感受跳飞机的无助后,落入美丽的彩虹;步入流泪的天堂俯瞰天下,才知道初生的懵懂、少年的豪气、青年的彷徨;才明白友情的纯美与只差一秒心声变为历史的伤悲。
…… ……
清泉荡尽尘埃、洗去燥热,春晖消融冰霜、温润心房。冻土的裂缝里钻出了柔嫩绿草,嶙峋枯枝上开出了素素小花;清风鸣蝉代替了灯红酒绿,屡屡芳香吹走了斑斑铜锈。
碟儿停转,才想起那已经凉了的绿茶,也才悟:歌,不仅只是用来欣赏!
仍然走进了服装店,可只是在中意的衣服上多看几眼。也还去看护肤品,却不再上美容店,为的是那张价格不菲的演唱会入场券。
日出日落,有事没事,常往能看到他笑的街道跑,在“他”面前静静站几秒。翘首期盼,1、2、3、4,数着日子过。终于在那晚华灯初上之时,握着那小小的飞,融入了灯火辉煌的大厅,享受那视听盛宴。
听经验之谈,现场绝对不如CD,思量自己今晚可会失望?
上演时间临近,身边一片沸腾。没有如别人那样忙着准备彩灯、充气棒,只是关注那舞台中央。灯光渐暗,欢声四起,万人狂呼中,一只鸟儿从舞台一角徐徐飞出。全场雷鸣般的喊声差点没把屋顶掀起。然而立刻被那极美妙的歌声压低。“哗!”跟全场一起陶醉!身体前倾,目不转睛地盯着雍容华贵的他,跟他一起游历魔界、天堂、海洋。
神秘热烈、华丽祥和、剔透静谧,——景致美轮美奂;滑稽和乐、争斗搏击、悲欢离合,——剧情起伏跌宕。凝神静听,微笑、悲戚、流泪。换景那短短的空隙里稍微放松,“怎么和播放CD相差无几,会不会……”心生一丝猜疑。
“啊哈,这么熟悉的歌,他竟然唱错歌词?哦,这不是CD!” 脸为刚才的猜疑而红,心不只因他的歌声而骄傲!
咦!四边的人为何如潮般前涌。他为何走到舞台边缘?哦。是握手?对,真的是握手而不是自己的臆想。
怨自己迟钝,去得太晚,里三层、外五圈,只好站在最外边。面对无数只伸出的手,他一一握过,被扯得歪歪斜斜时,他只轻声说句“站不稳了。”却不断提醒人们“小心”。那声音温柔如绸缎、那笑容更若晓月一般。自己没能握到他的手,仍然十二分的高兴,因为明白了什么叫诚恳!
那一曲,他努力地控制自己依然唱不下去,盈盈泪眼望着台下,默立抽泣。从那哽咽声里才知他微笑后边有过无限的悲楚,那晶莹的泪花里折射出对家里那一碗暖汤的珍惜。因而懂得了家并非如自己所认为那样的无意义,那里有深深的情、浓浓的爱。 不知何时,自己也泪水涟涟。
一声声的感谢还在空中回荡,舞台上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灯火再明时,看到的是满足的笑容或留恋的神情。喟叹盛宴落幕,依依不舍、依依不舍,脚步在移动,眼睛在回望,那仙境般的舞台是他刚刚还站过的地方。心塞满浓浓的惆怅。
步出场馆,看到细丝般雨在霓虹灯前曼妙地舞,地面也灯光闪烁,丝丝凉风轻拂热热的面庞。可它们的友善填不了空落落的心。“何时再见?”步履有些沉重。渐渐的,身边有些空旷,是的,已是曲终人散!怅然四顾,却见一群人聚集在侧面的出口处。看似没有要走的意思。“哦,不舍离去的,不只是我一个!”这样想着。脚步在不知不觉中移向他们。他们在低低的聊,吃吃的笑,还沉浸在幸福的回忆里;他们在向远处张望,似乎在等、在盼。“莫非……”一个念头刚涌上心里,嘴角已经浮起笑影,不过立即又被自己否定。“别发梦吧!此刻,他应该是在回家的路上。”一个血肉之躯。连续唱了三个小时,怎么会不想马上休息,更何况,演唱会还有几天的延续?正自嘲时,旁边的他们沸腾起来。一头雾水中见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来。雨丝,在橙黄的光束里。变成了金线银针。
车刚停稳,一个高挑的身形就出现在眼前,飒爽倜然。他快步走过来,身边的佳人们欢叫着迎上前去。是他、真是他!一身休闲装,显出的是英俊潇洒。“哗,我终于骗过了他们。没有镜头的追逐,没有麦克风的喧闹,我们的相聚更自由。”走近人们时,他笑语。他还没说完,早已被人围在了中央。只是因为他个儿高,才没有被遮没。“知道我为何可以摆脱追踪么?”他抿着嘴唇,环视佳人们。还没等他们回应,他又接着说:“因为我聪明!”他话音未落,已经是笑倒一片。他却把一本正经的表情保持了一秒,接着也笑弯了腰。
击掌祝贺,握手问候。他,笑容是那样开心、声音是那么可亲;嘘寒问暖、叮咛嘱咐,他们,字字真诚、句句体贴。一个离他稍远的女孩百感交集吧,泪流成河、无声而泣,他歪着身子、伸长手,用指尖轻轻替她擦泪,以至脚下一滑……他和他们一起笑、一起疯,想不到娃娃脸的他真的那么孩子气。
“佳人们,我们就来几张合照吧,让我们的宝贝能早点休息。”于是他们偎依在他的身边,这个搭着他的肩膀,那位扶着他的手臂,还有大胆一点的,搂住他的腰。而他只在花丛中笑。
“各位,该让他走了,该叫他走了!”有人扯着他的手提醒。“拜拜,下次再见!”他一步三回头。“再见!”他们欲语泪先流。
“他要走了?”沉醉的我惊觉梦醒,追了上去。可他已经被拽进车里。“下次再见!”他从窗口探出身来。汽车渐渐走远。自己的“再见!”这一声软弱无力。“明天见!”身后是他们的相互的安慰。朦胧中,他又从车顶钻了出来,用力的向这边挥手。木然的看着他融进了辉煌的灯光里。泪潸潸、心戚戚!
那一夜,瞌睡虫背我而去,辗转反侧中想起了鼠标、键盘……。
一字字地看,一页页的翻,相见恨晚!
于是乎,心甘情愿、心甘情愿的把魂系在了这个地方!

[/size][/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