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歌聲,我才安心

現在才曉得自己是個慢熱的人,花了三年時間才弄懂高中是什么,又花了整整一年時間才明白大學的意義。
19歲,常常想到那個賣爆米花的的老大,領座的老大,考演藝班的老大……雖然對未來也是充滿了幼稚的幻想,恐懼的憧憬和迷茫,那又怎樣呢?生命只有一次,為何不讓其精彩,旁人的譏笑,諷刺又何妨,何以阻擋我生命的火花?
和著愛與夢飛行,我不在害怕。
年輕時犯點錯,不懂表達,不懂規劃,但有信念,雪藏你的冰總會融化。
今天的我已不是那個聽著《同班同學》唏噓感嘆的自己了,愛上《花不痛》愛上那看淡云卷云舒的沖和味道。夢先生說“花舞花落花不痛,天暗天亮天不痛,心痛因為心肯痛”,花不會痛,天不會痛,心痛實在是因為心自己要去痛。現在才懂了,原來很多痛都是自找的。
猶記得,04叱咤的那句“我真的好中意唱歌”倒僅了自己的心聲,都說有失去才懂珍惜,因為離開,才明白原來自己是終生把麥的人。
回想高三的癲狂,也只有在文字離我漸行漸遠后才發現其對于我的真正意義,我告訴自己會是個握筆的人,無論過了多久或有多難。老大說“小時候理想就像是風箏,在長大的過程中被放進了行囊里,現在人大了,再把收藏起來的沒有放到天空過得風箏再拿出來。”所以也就有了Kubi,我想有一天我也會有我屬于我的 Kubi。
耳畔會放的歌永遠都是老大的,無論是今日的和煦沖淡,亦是昔日的撕心裂肺,或是肚子狂歡……我知道我喜歡老大,喜歡他的為人,喜歡他的歌,因為我很多時候,他就像是另一個我。
他說他中意“我自信,有日如愿,縱有天高地厚,仍被我逆轉。”
我說謝謝你,一路用歌聲伴我跌跌種種地走過一段又一段歲月光華。
今天的我,體悟你歌聲中的蒼勁和淡,體悟你不變的赤子童心。
有你歌聲,我才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