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1钓鱼台国宾馆的儿童节——叶子基遇(图)

[align=left]经过了前一晚的激烈斗争,我终于确定留在北京,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是多么的英明。

跟天晴妹头在KTV里吼了半宿的基歌,我终因体力不支睡死在她俩连绵不绝的吼声中,5:30分醒来,她俩居然还在吼。。。我服了。。。跟着吼完最后半个小时。我的眼睛那天不知怎么了,一不小心就流眼泪,但不是哭,就是流泪,可能是没带着眼药水的原因吧。但最后一首《劲歌金曲》唱着唱着我眼泪就掉下来了,我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哭了,应该是里面的歌词触动人心了吧,想着前一天跟领导电话里的不愉快,想着这次回去可能会丢掉工作,肯能会失信于为他举办一场活动的承诺,总之泪流满面,看过我们最后合影的应该能看出来我那红红的鼻子。。。

6点钟,KTV断掉了我们的信号,这疯狂的一晚结束了。屋子里早就被我们摆满了小基的手牌照片,逐一跟一群“大头基”合影后,大合照,然后走掉。奔赴北京站陪我买返程的车票,顺便在那边把早餐干掉,边等阿姨的电话,看看下午能不能去钓鱼台参加那个都不知道是什么活动的活动。

该办的都办妥了,我们坐在麦记边聊天边等电话。我是越等越不安心,前一天知道是中午12点左右的活动,到早上七八点钟都还没有消息,于是我提议先去钓鱼台,不管能不能进去起码把时间打出来,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妹头也在拼命地联系阿姨,后来我们得到消息称活动在下午2点半举行,不是商业活动,应该不允许歌迷进入,但是包括阿姨在内,我们谁都没有放弃希望,奠定了我们最终成功的基础。从阿姨的电话里我们得知了最重要的消息,这次的活动在钓鱼台国宾馆的5号楼举行,锁定了一个非常大的目标,节省了我们非常多的时间和脑细胞。

上午10点,阿姨要我们早点过去,如果顺利的话立刻通知她。左右权衡以及英明的预感让我们决定把手牌存在天津站的寄存点,然后三个人假扮记者前去探路。很顺利,地铁转公交车我们到达了钓鱼台站,听好,是钓鱼台站,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于是问了路,一个大爷为我们指明了方向。话说这钓鱼台国宾馆还真不一般,连个牌子都没有。。。甚至连地图上都找不到“钓鱼台国宾馆”这六个字,跟保密局一样,要不是有人指路告诉我们那个围墙后面就是钓鱼台,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可能只跟小基隔了一道墙的距离。

围着钓鱼台深邃的围墙走了一圈,发现各个门口戒备森严,不仅有武警守卫,更有便衣模样的人在门口走来走去,手里拿个牌子,好像真的是名单。担心进不去之余多少有些安慰,如此的警戒程度可以断定里面确实要有个什么动作,小基待会儿一定会到这里了。几个门口转下来,没有一个能进去的,曾经为我们指路的大爷说钓鱼台大饭店可能比较容易进去,于是我们又顶着太阳绕回原路找寻钓鱼台大饭店的踪迹。

走了好久啊。。终于找到了,这个大饭店门口也有警卫,不过看那个穿着打扮仪态体貌其实就是个保安,于是我大步流星地就踏进那个大门,其实心里还挺怕被人拦住的,但是非常幸运,没有人拦我,我觉得这是个好兆头,觉得大饭店都已经进来了,国宾馆应该不难进了吧。到了大饭店院里,我们给阿姨打了电话,报告了我们的情况,然后发现这边的国宾馆应该跟其他门口一样难进。。。于是我找到了一个貌似国宾馆后厨房的地方,想看看这边有没有什么员工通道可以进去,但在那个楼里面上上下下跑了N趟,发现那是一个大饭店员工的宿舍楼,当时有些着急,因为看到那里各个房间都是不锁的,房间里窗户的外面就是国宾馆的大院,我真有心跳窗户来着,但考虑到可能会被当作KONG怖分子抓起来,作罢了。

一行三人几乎已经走投无路,坐在大饭店外面的街边公园边休息边商量对策,阿姨那边也发来信息说恐怕是进不去了,劝我们放弃,但我们始终不死心,就想已经这样了,总不会比现在还坏吧,索性,就假扮记者硬闯门卫了。

首先,我们到了大饭店院里的国宾馆某门,还没靠近,里面的门卫就出来了,想必是有监控设备一直在监视着门口的一举一动,我上去直接就问我们要去5号楼,那门卫起初说他没有接到通知所以不能进入,我心想你接到通知才怪呢。然后他让我们联系相关人士出来接,我们说电话一直打不通,接着,这位可爱的小哥给了我们一个重要的信息:去5号楼要从北门进,这里是南门。我不知道如何表达当时内心的激动,我们的演技太棒了!这感觉就像是侦探小说里的人物,一点一点地找寻线索,最终真相大白!谢过小哥之后我们疯狂一般地赶赴南门!虽然知道即便到了那里也不见得能进去,但“去五号楼从北门进”这个线索最起码告诉我们,小基也要从北门进入!时间还早,大不了在门口等他的车,让他知道我们一直都跟他在一起。

辗转到了北门,门口一样戒备森严,MELODY的表姐也到了,我们四个就在门口想办法。当时我脑子里有一大堆的方案:1.办成记者说邀请函丢了苦求门卫让我们进去;2.等着L知道我们在外面把我们接进去;3.命不要了直接冲进去死个痛快;4.惜命,不进去了,在这里等着小基的车让他知道我们在。。。但结果出乎我所有的预料,一辆“天降神车”停在我们面前,司机在等待门卫接到通知放行,那司机在车里看我们,我们也在车外看着他,终于,他先绷不住了,把天晴招了过去问我们是不是要进去,天晴跟他交涉了一会儿,司机居然答应可以带两个人进去!我们留了妹头和表姐在外面等消息,我和天晴先进去看看情况,最起码比大家都在外面没头没脑地等要强得多,搞不好还能弄两张邀请函出来,那就功德圆满了。

真的好感激那位载我们进去的司机,进入之后都没让我们下车,帮我们找5号楼在哪里,虽然南辕北辙了,但还是非常感激!找到5号楼的方向,我和天晴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去,其实内心可肝儿颤呢,眼见得几个穿西装的朝我们走过来,可能是要问我们是干嘛的,但我们坚持着拿他们当空气,径直走向5号楼的大门。两个服务生把门打开,里面站着个迎宾,我强装镇定跟他微笑着点了下头,他问我们是不是媒体,我们说是,他说媒体请签到,我当时有些楞住,天晴反应快,说了句“还有同事要过来”,那人很满意地离开了。。。我偷偷地呼了一口气,心想又闯过了一关!

这时,门外一阵骚动,有人说艺人到了!我赶紧掏出相机,想着:小基来了吗?踮起脚来朝外面张望,这时有人问都哪个明星过来啊,有人回答“吕良伟、古巨基!”说着,吕良伟就大踏步地走进来了,我赶紧朝他后面望,看看小基有没有跟在后面,后来很多人都过去了,小基没出现。但眼见得吕良伟进去了一个房间,然后那个房间里一直不停地有人进进出出,我总觉得里面有蹊跷,就告诉天晴在外面等(因为我们还没签到,应该会有人盯着我们),我先进去打探一下。于是走过去,刚好有个高高的身穿旗袍的漂亮姐姐端着一整盘的水走过来,我抢着跑上去给他开门,想着也是一个讨好工作人员混进去的方法,结果一开门,旗袍姐姐走过去之后,我正前方大概四五米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那样直勾勾地盯着我,脸上表情呈惊讶状,说实话我当时肾上腺素一下子冲到极限,眼睛瞪得老大,但脑子依然清晰,赶紧走进去把门关好跟小基做了一个“嘘”的动作,他对我怯怯地笑了一下,那个眼神,那个默契又相依为命的眼神,现在想来,总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我环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发现我右手边居然是L正在跟一个男的在说话!L也看到了我,有些惊讶的表情,但关乎到她正在跟人家说话,我也只是递了一个眼神给她没有过去打扰。说实在的L很给面子了,最起码没有当场拆穿我的虚假身份而把我赶出去。另外还要感谢那个跟L说话的男人,帮我把L绊住,让我有机会走到小基身边亲自跟他讲述外面的情况。小基旁边坐着阿SA,看得出这次是英皇艺人的台面了。这应该是他签英皇之后的第一个通告吧,一想到这里,我觉得好骄傲,真的应了他blog里的那句话:新的开始,一起加油!刚刚开始,我就和他站在一起,好荣幸!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他,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我想这也是他第一次有这种经历,这种感受,我们一生都不会忘记吧。

[img]http://i692.photobucket.com/albums/vv287/xinyi1986/684.jpg[/img][/align][align=left]等着小基身边没有那么多人了,我悄悄地走过去,他也很配合地把耳朵伸过来听我讲话,我问他:什么时候回香港,他说今晚就回去,我又问这个活动结束就走吗?他说是啊,我又说:我呆会儿也要回天津了,不能送你上飞机,自己多保重,有时间多睡觉,眼睛里都是血丝呢!他频频点头,我接着说抱雪阿姨现在就在外面,现在可能还进不来。小基听了表现出很吃惊又很担心的样子,我说我是假扮媒体进来的,他坏笑又不敢笑太大憋得难受的样子真是要把我逗死。说着,我的手机响了,是妹头的短信,铃声是《男左女右》,小基好开心的样子盯着我把电话从口袋里掏出来的全过程。这会儿过来一个穿黑西装的工作人员问我是哪家媒体,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但看到小基的眼神好像是示意我把自己当自己人看待,于是我大着胆子跟那人说我是英皇的人,小基咬了一下嘴唇,我知道他想笑,那人也看了下小基,那意思是问他是不是这个情况,他微微点了下头,跟我说媒体访问一会儿会进行,现在让艺人休息,我说好,然后跟小基对了个眼神就走开了。 [/align][align=left][img]http://i692.photobucket.com/albums/vv287/xinyi1986/691.jpg[/img][/align][align=left]站在一旁拍了几张照片以后,L那边的谈话好像也接近尾声,我趁机凑过去,她好惊讶地主动跟我说:“你是怎么进来的啊?连我都要¥%&*才能进来(说了个英文单词,应该是通行证的意思吧,我不会拼,各位将就看吧)!你太厉害了!怎么进来的啊?”我说:“所以我厉害啊,其实是运气好啦,在门口碰上一辆车把我带进来的。”L的国语很不错,当时听着声音也蛮悦耳的,只是脸好奇特啊,颧骨很宽,然后一下子就缩到下巴了几乎两条直线没啥弧度的,我怀疑这女人磨过颌骨。寒暄几句之后我觉得差不多了天晴还在外面可以带进来了,就带着尚未跳平稳的一颗心脏出了门,天晴满怀期待地看着我,我也迫不及待地走向她,走近之后我没说话,把她拉到角落说基仔在里面,阿SA也在,我能感受到我的声音是多么的颤抖,然后我俩想都没想一前一后又回到了那个房间,天晴的感受她自己已经写得很明白了,小基发现又多了一个熟人的时候表情更加惊讶,然后好像是L递给小基一张吸油纸,他吸啊吸,然后L回来,我们三个开始聊天。具体内容天晴写得很清楚了,我不过多提及。 [/align][align=left][img]http://i692.photobucket.com/albums/vv287/xinyi1986/692.jpg[/img][/align][align=left] 这会儿收到了妹头的短信,说他们拿到通行证了!欧买尬!胜利会师啊! [/align][align=left][img]http://i692.photobucket.com/albums/vv287/xinyi1986/693.jpg[/img][/align][align=left][img]http://i692.photobucket.com/albums/vv287/xinyi1986/696.jpg[/img][/align][align=left][img]http://i692.photobucket.com/albums/vv287/xinyi1986/685.jpg[/img][/ali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