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章

[color=Navy][size=5](写在基仔生日到来之际0

断章
被他那灼灼之光华吸引,驻足,凝视;折服于他的高洁,不再移动脚步。
一 、歌
心烦意乱、焦躁不安吗?愤怒懊丧、悲哀伤感吗?急急关上门窗,打开音响,把声音调到中等,栽进他的歌里。随着那或轻柔圆润、或浑厚刚性的声线沉浮于音乐瀚海里。
是喝了清香滋润的花蜜么?是走进了蜂糖的王国么?似乎要被散发着甜味的空气瓦解了。哦,《睡美人》、《小甜蜜》、《大雄》。
哇呀,好苦、好闷!何时掉进了黄莲池,禁不住发出不平的呐喊、愤懑的质问。啊哈,是《黑仔》、《为何》。
想起了逝去的嗣母,歉疚难挡,诅咒自己为何只顾匆匆、忽略残烛的寂寞;伤心没有可能再陪着步履蹒跚的老人散步,《爱得太迟》痛彻心扉。深爱我的人、时时牵挂我的人已随风而去,我的天呀,《爱回家》!
坠入梦中的童话,向往那份温柔与体贴,寻思着他是愿意挡住风暴的高山么?哎哎,《我送你》、《嗜好》、《寻宝》。
相爱相依近十载、彼此牵挂若渴的少年男女因为种种原因、原因种种而不得不劳燕分飞、却是那样的恋恋不舍、只好彼此约定做永远的好朋友。心痛这身边的故事,《结束,我们抱着哭》!
五味瓶打翻了,远远近近、深深浅浅的伤口的痛渐渐减轻,终于随《天使》的声音,扑打着透明的翅膀在《蓝天白云》中感受真真切切的云淡风轻。渐渐、渐渐在《花洒》下心定气平。
日盼夜盼,分分秒秒,盼新歌!
二、演
在不断调台的遥控中与何书桓邂逅。从那以后魂牵梦绕。那让人忘记所有阴霾的笑容,那让石像都能掉泪的眼神,铭刻于心。从此,只要屏幕上有这张脸庞,就千方百计的粘在电视机前,攥住遥控器。迷醉在书桓的刚,永琪的柔,俊勇、赋佳的义,金水的痴情里。因他们的快乐而笑,为他们的磨难而愁。
要他现场表演哀伤流泪:他背对观众数秒后,转过身来时已经泪眼婆娑,玉珠滴落。而我也烟雨蒙蒙;要他表演伤痛欲绝、欲哭无泪,他就在三个主持人的嘻嘻哈哈声里,单手按胸,眉峰蹙聚,长睫低垂,嘴唇紧抿,喉结移动******,幸好不是身置现场,否则一定会因担心他晕倒而冲上去扶他,从而闹笑话、出洋相 ;要他表演听到久别的恋人的呼唤。模拟的喊声刚落,他迅速回头,紧接着是双眸发亮、朱唇微启,看着他眉眼间的惊喜和幸福,由衷的高兴,并被电得找不着北。
心心念念,碎碎念、日日盼,盼他的影剧。
三、品
怎能忘记他的好?!
十四个孩子散落在世界的各个角落,挣扎在水深火热中,他伸出温暖的手,携他们离开饥寒交迫。助养贫困孩童,也许其他人也有此举。但在大雪天,能把绝对不洁净的病童抱在怀里,心急火燎的盼着车快开到医院的“明星”只有他吧?
忙忙忙,忙得如风中的风铃无法停歇;挤挤挤,牺牲睡眠,夜以继日,呕心沥血。“生”出kubi仔,却让他服务于慈善,筹集基金,助贫病小孩走出深渊。
爱心、饥馑、教育、禁毒******担任各种大使奔走呼吁只为公益慈善。
冰天雪地里。生长在南国,还患有“红血球小粒症”很怕冷的他在女搭档拍摄间隙,赶快把自己的羽绒衣递过去给她御寒。
听到参赛歌手述说唱歌时情绪过激,是因为想起不久前故去的母亲在生前病榻上听此歌的情形时,他。默默加了一分给那人,也不知他那两声“挺住”是劝台上泣不成声的歌手,还是告诫自己那水雾弥漫的眼睛。
再次忆起那场歌友会上,他得知游戏输了的歌迷须得吃的是芥末而不是茶叶时,他那“吃一点点,只吃一点点就行”的柔声细语和急忙为他们找水的神情,心海依然荡起层层涟漪。再次想起那次他为了呵护歌迷,毅然背起体重超过他几倍的超胖主持,在台上绕圈,放下重负后立即安慰泪如泉涌的歌迷的情形,仍然动魄惊心!
******
想想想,想碰碰那双传说中柔软湿润的大手,感受那轻轻的一握。

铭记的还有他的谦和、他的感恩、他的刚毅、他的隐忍。
哦,签约风波中倍受中伤,因为不愿对骂而沉默的姿态;“路见不平旁人踩”,他应邀在荧屏里露面时那凝重的神色,那凝水含雾的眼睛,那伴着“我还要唱歌,还要出唱片”的话语轻击在桌面上的拳头******往事幕幕,历历在目,柔肠寸断!
水做的星啊,只要看得见、只要寻得到,就永远的凝视。即使、即使有一天,你倦了,告别了(这是我最怕的),那清辉也会永恒!

[/size][/col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