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0/18 宝坻中华情叶子基遇

┏━━━━━━━━━━┓
┃前传·妹妹找哥泪花流┃(想看现场的筒子可以忽略本节)
┗━━━━━━━━━━┛
从得知这次活动基仔确定参加但没有门票到活动当天,我一直纠结在门票的找寻上,起初的两天一点头绪也没有,每天晚上都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掉眼泪。想着他说的那句:“無論我去到邊度,佢啲都會盡最大嘅力係我嘅身邊支持我”就更加发愁这一次要怎样“尽最大努力”去支持他。直到被我找到爱稻草网,总共四张赠票,每个ID可以申请两张,但兑换赠票需要扣除一定数量的虚拟币,于是发疯一样地发帖冲数量。当然这中间发生了一点点的小意外,我一开始认为的虚拟币数量原来是实际数量的一半。。。但是这个意外最终也被我通过正当渠道解决掉了。然而仍然觉得这两张票子没戏了,于是18号一早便不管不顾地登上了奔赴宝坻的长途汽车,想着就算是在场外蹲堵,也要让他知道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力气去支持他!然而转机总在绝路尽头出现,在已经开动的长途汽车上,收到了爱稻草网发来的获赠短信,心情的激动和起伏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之后我深深呼吸,用早已颤抖的双手给已经准备跟我一起硬闯的天晴发了三个字的短信:“有票了。”天晴似乎也掩饰不住激动的情绪立刻打来电话确认,确实有票了,并告诉我妹头和表姐也控制不住对基仔的思念,决定义无反顾地奔赴宝坻。但是听好了,这个时候我们只有两张票。。。可是这样的问题丝毫没有影响我得到赠票的喜悦心情,由于长途车上一个熟人都没有,我没办法与别人分享这份喜悦,于是掏出MP4听歌,谁知第一首便是EYEFEVER里的最后一首歌《必杀技》:“我道行都低估了你……你已仿佛有神助……像一关过完再单打一次”,这是上一次听他唱现场的歌,想着这一晚又要听到他的现场演唱、脑海里不停地浮现这几天焦虑不安的日子终于柳暗花明,于是眼睛不能没眼泪。。。。

┏━━━━━━━━┓
┃前奏·当爱在靠近┃
┗━━━━━━━━┛
平安到达宝坻客运站,据说演出现场离这里并不远,得到天晴的消息说他们会晚些才能到,于是我只身(还没领门票)打了一辆三轮车赶赴演出现场,路上天晴说我之前告诉他的兄弟联的行程是17号到达北京,所以下午应该会有彩排,我惊讶了。。。下了车,凭着直觉往里走,沿途发现了黄牛党,便顺口问了一下价格,好贵。。。于是放弃,继续往里走,远处传来了音响的声音,果然有人在彩排,但是迎着风往前走,越来越觉得这旋律不是一般的熟悉,当心跳已经开始各就位预备开始加速的时候,“爱你,不是因为你的美而已……”已经鱼贯入耳,基仔正在彩排!《情歌王》!抑制不住喜悦的我马上拨通了天晴的电话,声音已经发抖的我告诉了他们这个消息,相信电话那头的情绪已经被充分感染了,匆匆挂断了电话,我真的是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那个貌似入口的地方,过去时发现里面有两个民工样子的人走出来,于是了解这里就是出入口,凭着经验,闯闸不能左顾右盼,越畏首畏尾越让人觉得做贼心虚,于是无视门口的工作人员,大步流星地向我正在唱歌的大表哥冲去,当然,没有悬念地被拦住,那人问:“您有工作证吗?”我说:“在包里!我是天津的媒体!”老早以前就打探好这场演出总共有三个主办方,CCTV、北京XX文化以及宝坻的XX集团,这三个单位的人不见得都资源共享,哪个公司会请媒体会请哪家媒体可能相互之间都没有通气,所以这个看门的一见我这样说便愣住犹豫了一下,趁他犹豫的功夫,我旁若无人地跑进会场。。。就这样,我身上没有门票也没有什么工作证,凭着爆发的RP,闯进了本以为会戒备森严的演出入口。

┏━━━━━━━━━━┓
┃彩排·我们又是肩并肩┃
┗━━━━━━━━━━┛
顺利闯进会场后,基仔仍然在台上唱着情歌王,带着EYEFEVER中《顺风车》系列的墨镜,棒球帽,耳朵上是那对熟悉的鹅黄色耳机,身上的衣服看上去并不厚实,有一点像是薄版的羽绒服。我朝他挥手打招呼,他也发现了有个小家伙从入口拼了命地跑过来,于是也轻轻地朝我挥了挥手,我掏出相机,赶快把这样的场面记录下来,小基也没辜负我的一番努力,尽管看不到墨镜后他的眼神,但那个熟悉的笑容已经永远地荡漾在那一刻的永恒中。

身经百战的基仔没有在彩排上耽误太多时间,情歌王在某个段落音乐渐弱,基仔会心地点头示意这里停止(《情歌王》向来只唱半首),然后把麦交给工作人员,顺势从台口走下舞台,我见周围没人拦着,便冲到后面追上去,没有喊基仔,反而叫住了L,基仔居然回头看我。。。额。。表哥。。对不起嘛,有些事情哪敢劳您大驾。。。叫住L后,我开始跟她交代我们目前的情况:“我在一个网站上搞到两张赠票,但是我们有四个人过来,可不可以再帮我们弄两张票?”L听了立刻去问穿白衣服的一个女人,也就是刚刚彩排时一直在台上跟基沟通流程的那个女导演,谁知那女的根本就没理L的茬,自顾自地抢占了本来属于L的基身边的位置。说实话我当时有点生气,一个破导演拽什么啊!人家跟你说话呢,懂不懂得礼貌?看到这种情况,L回来跟我说:“你们试试看混进来,真的没有票了。”我悄悄在L耳边问:“那我已经进来了,就不出去了可以吗?”L说你试试看吧,然后给了我一个为难的表情。我很理解,那个女导演对她来讲可能太犀利了。于是这个话题告一段落,我见那白衣女导演还在基身边赖着不走,就走过去用很久没见的老朋友的口吻问基仔:“你冷不冷啊?”他很果断地回答说:“冷!”我顺势过去抓他的手臂,摸摸他的衣服够不够厚。。。真的不够厚,怪不得他说冷。我又问他什么时候到这边的,他说“昨天”。。。居然是昨天。。。原来我发给他的留言他都没看到。。。怪不得衣服穿的少呢。。。作孽啊!我又问:“在北京住的?”他点头说恩。这一来一往的聊天捏胳膊,把那个白衣服没礼貌导演彻底地挤到一边,其实捏胳膊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个导演撵到一边去了,实现了承诺,与他并肩。但几句话过后很识相地撤到一边,咱可不能跟那破导演似的那么不知道眉眼高低,把L让过去之后,也到了保姆车的跟前,一个男导演又交代了几句,最后说“晚上7点啊!”基要上车了,抬腿前还不忘跟我喊一声“晚上见啊!”让我好感动。。。关上车门之前,好多工作人员都拿着小本本找基签名,我一个纯粉居然举着相机站在旁边观战。。。看着一个个本子拿进车里过一会儿又送出来,小基还真是好说话,其实他好冷,好想赶快关上车门把暖风留在车里,但是还是把本子都签好才出发。。。不过,呵呵,车子已经开到门口,我发现这车小基那边居然有一道好大的缝隙。。。。这男人连车门都没关好。。。后来车子停了一下,车门被拉紧,这才开出去,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
┃等待·无间道┃
┗━━━━━━┛
基仔彩排离开之后,我躲进演员临时更衣室的一个小格子里坐在地上给天晴发短信(实在站不住了),告诉他们L还是没办法弄到票,我已经进来就尽量确保不被赶出去,给了他们赠票领取的联系电话,要她们去领票保证最起码能进来两个,剩下的一个再想办法搞黄牛票。安排妥当后,我找出了提前备在身上的各种各样的工作证(自己公司做艺人活动常用的,担心进不来所以备着)。进来的时候已经考察好这场活动的工作证样式(话说我从进去会场到送小基上车一路上要拍照要讲话要问问题还要帮L挡小三,这种情况下还能看清楚工作证的样式我真服了自己的潜力。。。),由于是三个主办方,所以他们的工作证规格都不同,横版、竖版、大的小的都有,但是挂绳却都是蓝色丝质的,刚刚好,我带了几个蓝色的工作证挂绳,于是翻出一个挂在脖子上,下面的工作证上赫然写着我自己公司的名字,汗。。。于是把证藏在衣服里,只露个绳子在外面,然后挺胸抬头地就走出了更衣室,就这样,凭着一根挂绳,我混了一整个下午。。。

风渐渐增强,艺人一个一个地过来彩排,我举着相机拍了毛阿敏、庾澄庆、孙悦等等。期间发生了一点点小状况,现场有伴舞来彩排,后来这些演员的工作证统统不翼而飞,那个白衣服女导演在台上拿着麦克风开始数落台下的警察,说这么多公安在这里居然会丢东西,如果有人混进来这个责任谁来负?还要公安替他们清场。我心里偷笑他们太不专业的同时也暗暗打鼓,这要是查我的证件可怎么办啊,我的挂绳可以蒙人,证可不是一【和谐】码事的。。。但是最起码我有根挂绳护身,这主办方有三个,每个主办方来人都不少,而且相互之间不见得都认识(当时脑海里荡漾的是《天下无贼》里黎叔跟小叶的对话:“这车上有乘警有反扒大队的,他们之间不一定都认识。。。”看电影长知识,生活处处皆学问啊!),于是收起相机就开始在已经摆好的椅子过道中间溜达,佯装找丢失的工作证,心想这样公安就肯定认为我是主办方的人,而且一旦这丢了的工作证被我找到,那我就挂身上一个名真言顺地出入后台了。边溜达边观察情况,发现公安并没有拿那导演的话当回事,仍然自顾自地成群结伙坐在一边聊天。其实很容易想,公安们都是何等人物?哪能是你一个小导演说两句就请得动的?于是我也找个地方坐着休息,风已经很大了,我把衣服上的帽子戴在头上挡风,但是身体一直在发抖,太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