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11/28 天津基遇:Dad talkin’to me

最近几次基遇都没有贴上来,主要是太多关于自己的个人的事情,怪不好意思的……这次要贴出来,是要炫耀一下生命中值得我骄傲的两个人男人,一个是基,一个,是我的爸爸。也许后者大家没什么兴趣,sorry…….

爸爸和我基本上都是短信交流,他说这样可以复习汉语拼音。
“爸爸,这个礼拜六咱天津有个体育馆有个颁奖晚会,基仔会去,你去吗?”
“丫头,我礼拜六夜班啊……”
“那算了,你倒班太麻烦,下次吧。我也有课,也甭回去了。就是想陪你看基仔唱歌,又是在家门口儿……”
两个小时之后……
“丫头,我倒好班了,你快去买火车票回家吧!哈哈,我也能看见基仔了……”
“真的吗?太好了,我3点下课,然后做城际回去,我们火车站老地方见!”

第二天…..
“爸爸,我可能要在前排给基仔加油,不能跟你坐一起了……我让杨明(我的死党)陪你好么?”
“没关系,我就坐后排,又能看见基仔又能看见我丫头,多好!”

终于到了颁奖典礼当日…….
“爸爸,我上火车了,城际列车就是快啊…..”
“快还不好么?你扶稳啦!我已经在老地方等你了……”
下了火车我就挽着爸爸一路小跑,因为穿了高跟鞋,挽着爸爸,我不怕摔倒。
离开天津两年多,发现家乡的交通已经恶化的跟北京差不多了…….堵车不说,还跟一辆大巴撞上了,眼看天都快黑了,爸爸说:“刘若英说追星很辛苦,她没上飞机歌迷已经在机场候着了……估计基仔也跟咱一样堵在路上呢,别着急……”

终于到了会场,我到处找灯牌,爸爸跟在我后面一路小跑。我隐隐约约听到他说:“你穿的太少了……”
挤进了会场,就跟爸爸走散了,天晴拉我进了内场,我给爸爸发短信如是说:
“爸爸,我们混进了内场,你们就该坐哪里坐哪里吧,咱们结束后再联系……”
“哦,我还带了吃的给你,你饿不?”
“我不饿,你饿你就吃吧。这次不能陪你了,555555…..”
“没事儿,我看见里面的基仔牌儿就知道你在哪了…….”
“那个…..爸爸,我们一会要去基仔的酒店,不能一起回去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哦,那你早点回家,跟大家一起,别落单……”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找座位发灯牌,等基仔出来……..能举着“巨基”的牌子,我真的觉得好骄傲,好自豪。我把灯牌举得高高的,喊得好大声,不只想让基仔跟观众看到听到,也想让爸爸看到听到。我想N多声音中,只有爸爸才能辨别出哪个是我。
基仔唱毕,我们往酒店进军,几公里的距离,我穿着高跟鞋还真是吃力,我一直挽着天晴,但是还是很怀念爸爸温暖的臂弯。也许是心灵感应,爸爸也在这时候发短信给我:
“丫头,晚会结束啦,我回家啦,你和天晴小朋友早点回来啊……”
“恩恩,基仔帅吧?”
“帅,就是太远了,看不到眼睫毛…….”(有时候爸爸也会跟我一起HC,他常说基仔的眼睫毛很好看)
“没关系,等我以后赚了钱,带你去红馆看……”
“嘛钱不钱的,乐呵乐呵得了……”

酒店里,刚刚跟基仔合影完,又发现了爸爸的短信:
“明天的火车票我放在客厅里,我睡啦,早点回家…….”
大概夜里12点多吧,我跟天晴终于到家了,吵醒了已经睡下的爸爸:
“厨房里有吃的,你们可以搁微波炉打一下”,然后就回到屋里睡下了,第二天爸爸有早班。这就是这次见面爸爸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第二天天没亮,爸爸就上班去了。
我们也趁天没亮赶快起床。关上家门前一秒,我看到桌子上摆着的苹果跟橙子……我知道这一定是爸爸知道我要回来特地准备的,就像我会早早的准备给基仔的礼物一样。我想如果我打开冰箱,里面一定还有酸奶吧。只可惜,我都没有时间体会爸爸的心意。

火车上,又收到爸爸的短信:
“丫头,上火车了么?没起晚吧?好好照顾自己,不要不舍得花钱…….”
“恩恩,没起晚,知道么,我居然跟昨天坐在一个座位…..”
“哈哈,这个“基”率可不大……”
“下次有机会,就陪着你看基仔哈。”
“这次“基”遇已经很难得啦!”
“是啊,知道么?还有更奇妙的,昨天我跟基仔合照时挽着他,跟挽着你一个pose,就在那时,你发短信给我呢……”
“啊?真的?老爸吃醋了,你是我的好丫头,我一个人的!”
“哈哈,老爸莫生气,下次我带你跟基仔评理去好不好?”
“老爸不跟他评理,我只想让他把我的女儿多分给我一点儿……哈…..”

收到这个短信,我几乎哭出声音,也顾不得火车上别人异样的眼光了。
记得八年前,爸爸帮我在我的卧室里贴上了基仔的海报,虽然后来虽然也因为基仔骂过我说过我……再后来,爸爸也跟我改口称呼他“基仔”……然后,父亲节的礼物变成了我跟基仔的合照,圣诞节祝福变成了基仔声音的祝福彩信,甚至有时爸爸也会趴在电脑前跟我HC一会儿……
爸爸他也很喜欢基仔,基仔确实是人见人爱,但是我知道,爸爸喜欢基仔,多数还是因为我。有人说爱一个人时,连口味都会跟着他改变。这点,我深有体会。.
下面的内容,可能会变成一篇检查。我真的很惭愧,“最心痛是,爱的太迟……”对我来讲也许真的是对牛弹琴了。
我可以每天给基仔留言,但是做不到每天给爸爸发给短信。
我单知道基仔体质不好,几乎忘了爸爸也不再年轻体壮了。看到爸爸桌子上的胃药,才意识到会生病的不止我一个。
我可以翘课到HK看基仔的演唱会,但却忍心中秋节时把爸爸一个人丢在家里。一年下来,见基仔的次数超过了回家的次数。
我可以每日不停的为了所谓的理想目标忙到不见天日,目的却是去到离爸爸更远的地方。
我常埋怨跟基仔的合照太少,现在才想起原来我跟爸爸,几乎没有正式的合照…..
我可以在放假时跟网友聊一晚上,却狠心的把爸爸孤单的留在电视机前…….
我常说基仔给我很多鼓励,却忘了20多年爸爸的养育…….
东西写到这里,已经有心拿把刀来戳自己几刀了……..
别人常说80后是极其讲求“自我”的一代,当初还觉得很不屑,现在终于了解。我不能因为爸爸的一再宽容而重复犯错。希望我还有机会……..
我常说爸爸做菜的手艺超一流,但是我现在真的好害怕,怕突然有一天再也尝不到爸爸的手艺,就像我现在再也尝不到奶奶的手艺一样。那个时候,再也没有人挽着穿高跟鞋的我,再也没有人削苹果给我吃,再也没有人跟我一起HC,没也没有人欣赏我举基牌的样子,再也没有人叫我“好丫头”……对不起,我现在泪流满面,真的写不下去了……
感谢大家把文章看到这里,今晚我没有去自习室就是想在这里跟朋友们忏悔的,大家尽量拍砖尽量骂我吧,也许我会好受些……..
就在刚刚,爸爸又发了短信给我:
“丫头,昨天休息好了吗?最近常常想起我送你第一天上小学时的情景,丫头真的长大了。”
“我也记得当时的情景,爸爸还是老样子…….从今以后,我不只是基仔的好妹头,也是老爸的好丫头……”